今天,我們參加了這輩子第一次的高空彈跳。
其實,一開始我是完全沒考慮要跳的。唉!說來也是命運的安排,在等待Eric辦理報到手續的空檔,我剛好看到一對日本夫妻綁在一起跳,真是瀟灑俐落又甜蜜無比!就是這一幕,激發了我的愚昧的浪漫情懷,馬上興沖沖地跑去櫃檯登記報名......。

坐在跳台上被綁住雙腳的時候,恐懼開始在我的心頭蔓延,並且在我們被推向跳台邊緣,看到下面滔滔不絕的河水那一刻達到最高點
。坦白說,的確是非常非常的可怕!求生的意志讓我拼命似的抓住旁邊的欄杆,一直說No.No.No......還苦苦哀求Eric不要讓工作人員把我丟下去。經過一陣拉鋸戰後,我們身旁那位不斷好言相勸說盡讚美鼓勵的工作人員終於受不了了(八成沒見過這麼熱愛生命、勇敢對抗危難的人),便讓我們退後一點坐下來再考慮一次。大概是因為愛面子的關係,我竟然還是說「好吧!我願意!」,於是我們又被推回台邊。這一次,Eric學聰明了,先答應我要讓我準備一下,在我鬆開手,才正要開始準備的時候,Eric眼見機不可失,立刻高聲歡呼「Bungy!」抓著我往下跳,等我意識到上當時,早在半空中了。

奇怪的是,跳出去之後我就一點兒都不怕了。綁在我們腳上的繩子很長,所以會先經驗兩秒鐘的自由落體,然後再被猛然拉住,開始上下彈動。自由落體的滋味實在很奇妙,剛開始下降的速度不是很快,有一點像是慢動作飛翔漂浮在空中,讓人有種輕鬆解放的奇異快感,我覺得這就是高空彈跳過程中最美好的一部份。




回EEE首頁
旅人手札
行程表
旅遊資訊
留言本
Previous Page Next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