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熱愛麵食的我到了新疆真是如魚得水,不論在城市裡的餐館或鄉村棚架下的麵攤,都能找到好吃又便宜的拌麵。那麵條的Q 勁啊,嘖嘖嘖,只能說是所向無敵,和香噴噴的湯汁醬料攪和在一起,吃上二十多天我也不覺得膩。同屬麵食類的"食囊"(這兩個字要看成一個,讀音同囊) 吃起來像硬梆梆的、飽滿紮實的烤麵包,也是新疆的特色食物之一,在街頭巷尾都買的到,還可以在常溫下放一個禮拜不會壞,是登高原進沙漠的絕佳良伴。



提到新疆美食決不能忽略的還有大盤雞與烤羊肉串。不知道是不是水土草料不同的緣故,新疆羊肉的腥羶味沒有台灣的那麼重,連一向拒羊肉於千里之外的我都忍不住要吃上幾串。大盤雞裡燉的軟爛、入口即化的馬鈴薯和蒜頭同樣令人念念不忘。

我們去的時間不是盛產瓜果的季節,因此無緣品嚐頗負盛名的葡萄、香梨、哈密瓜,只能吃點葡萄乾想像一下。此外,拜訪牧民家時還有機會喝到新鮮的羊奶、牛奶、駱駝奶。新疆的美食實在不少,只要勇於嘗試,去那裡絕不會餓著。


我們一人帶了一個可背可拉的行李袋,以應付追趕交通工具或爬樓梯的狀況(新疆大部分旅館沒有電梯),另外還各有一個背包(放電腦外套水壺小雜物)、一個斜背的隨身小包(放相機錢包證件)。

強力防曬乳和帽子必不可少。止瀉藥和暈車藥也得備著。手電筒和望遠鏡可有可無。大陸的電壓是220V,插座也與台灣的相同,因此變壓器是不需要的。




我們事後檢討起來,應帶而未帶,在那邊又買不到的,就是一台拍立得相機。維吾爾族的輪廓深邃、五官分明,小朋友都長得十分可愛,而且大都非常樂於成為鏡頭前的模特兒。小朋友們拍完照後還會一擁而上,瞧瞧自己和玩伴出現在相機螢幕上的模樣,有些孩子嘻笑著彼此指指點點,樂不可支,也有些孩子會靦腆地微笑著點頭稱謝。要是拍照者能當場將相片送給他們做紀念,就更有意思、更皆大歡喜了。 ( Eric 說,如果每個小朋友都發一張確實是皆大歡喜,唯一會暗自哭泣的大概就是我們的荷包吧..... )

由於會遇上的氣溫範圍極大,從零度到四十度都有,我們又不想將春夏秋冬各式裝扮全部帶上,只是累慘了自己的肩膀,因此在衣物選擇方面著實費了番心思。以我來說,最後帶了短T-shirt*3、套頭小毛衣*2、長褲*1、短裙*1、Goretex外套*1、一套保暖衣褲、長短睡衣各一套。好清洗、易乾也是很重要的。我們笑說,這樣的排列組合已經足夠在外面遊居一年半載不成問題,唯一的缺點是,在哪兒照起相來都是那幾件衣服,頗單調。


在出發以前,我們就已經深知不能對新疆的住宿品質抱著太高的期待,但在住進烏魯木齊阿里賓館的第一個晚上,眼前所見的景象還是在我心中轟然投下一顆震撼彈。走廊上和房間裡昏暗的燈光、地毯和牆壁上的陳年污漬,再加上因故障而頹然垂落的窗簾、怪異的氣味、裸露的水管、發黃的磁磚,每一件事物都讓我頭皮發麻。Eric 的道行比我高的多,一邊勸慰瀕臨抓狂、想要馬上飛回台灣的我,還一邊動手解開行李,準備盥洗。要不是當時已經半夜十二點多,我大概真的會拖著行李奪門而出。

隔天一早醒來後,我躺在床上想了老半天,給自己大大地心理建設了一番。在決定讓視網膜自動濾除那些讓我寒毛直豎的缺點,只專注於有趣新奇的事物上之後,我就覺得好過多了。在明朗的晨光中,週遭的環境似乎也變得不是那麼令人難以忍受。對我來說,這個轉變是很微妙很奇特的。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在某些部分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。這種克服障礙、邁步向前的感覺真好。

我們在接下來的行程中所碰到的旅館,有些更好,有些更差。或許是那番心理建設扭轉了我心中一些根本的想法,竟爾全能甘之如飴,處之泰然。果然幻滅是成長的開始。當然,多花一點錢有機會住到比較高級的旅館或房間,但是有些地方(例如鳥不生蛋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正中央) 最好的住宿品質就是那樣,沒有廁所、不能洗澡,房間裡只有兩張床、一台冷氣,外加一張客滿的捕蠅紙。

因此,我必須鄭重勸告,有強烈潔癖的人去新疆旅遊前請三思而後行。(我認為自己已經算是頗大而化之的女生了)

呃,說了那麼多負面的評論,還是再加上一些平衡報導吧。從下面這三張照片可以看出,其實情況也沒有那麼糟糕啦。不過,先做好最壞的打算,總比抱持著過度美化的想像好一些。



此行的旅館列表寫在路線行程中,後續的旅人手札裡或許也會有詳細一些的介紹。


廣州或深圳飛烏魯木齊的機票可以上攜程網訂,據說大約兩個星期前訂票折扣最多。一般來說,買來回票並不會比分開買兩張單程票便宜,因此未必要將行程安排為同點進出。

新疆的高速公路路況極好,但有些村野間的路況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,如果不是越野車恐怕過不去。火車和公車的班次好像都不多,詳情請參閱相關旅遊書籍。(圖說︰駱駝載著我們上山下湖的七人座愛車)

如果可以把馬和駱駝算進去,新疆的交通方式還挺多元的哩。但這類代步工具只適用於短程遊覽,否則太折騰自己啦。






我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宣布這次的旅行計畫時,大家並未出現「哇嗚~真是酷斃了!」的欣羨神情。一陣靜默之後,弟弟看著我嘆口氣,悠悠地說了句,「妳不能選一個讓我們比較安心的地方嗎?」一直到半年後的今天,我還清楚記得當時他那百般無奈的神情。

許多人聽到我們去新疆旅行的反應是一臉狐疑,難以置信。大家都認為新疆是個遙遠荒涼、充滿危險的未知之地。但是我們出發前看到的各種參考資料都指出,新疆的民風純樸,治安良好,只要自己多留心點,大致安全無虞;最常被拿出來對比的說法是,新疆幾個月的犯罪率都比不上廣州市一天的犯罪率來的高。

基於種種考量,尤其是讓家人少些擔心,我們最後選擇參加團體行程(詳情請見沙漠之駝)。在嚮導駱駝的悉心照料下,我們自然是平平安安。真要說起來,新疆的交通警察比強盜還蠻橫。有時候我們的車速明明已經緩慢如烏龜爬行,警察先生硬是一口咬定我們超速。每張人民幣兩百元的罰單可不是小數目。不服氣?那就上警察局慢慢消磨時光去!一般遊客怎麼經得起這麼耗著,只好以金錢換取時間。所以囉,在新疆提防搶匪還不如睜大眼睛避開躲在樹叢後的交通警察!

新疆就是以前歷史課本上的西域,地處歐亞交界,民族有四五十種之多,語言文化也各不相同。漢人之外的"同胞",有些只會說些簡單的漢語,有些則完全不懂普通話。尤其身在南疆時,我們像是到了土耳其或其他中歐國家,目光所及多是棕髮碧眼的臉孔,耳中聽到的都是不能了解的語言,十足十的"異國風情"。令人感嘆的是,有些漢人仗著可以和我們溝通、可以得到我們的信賴,佔起我們便宜也毫不心軟,不如少數民族的朋友們那麼質樸單純。

大體說來,我們認為第一次到新疆旅遊還是跟團比較保險,要不就得找位熟悉狀況又值得信賴的好導遊,否則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漠中求助無門時,肯定是萬分悲慘的。新疆四季皆美,等到瞭解多一點,比較有把握的時候,再自己上路、深度重遊也不遲。



回新疆遊記首頁